誰偷走了高三這一年?

近來,教育團體召開記者會,並有百位教授連 署,其中不乏台大校長楊泮池、總統府資政李家同,高聲呼籲教育部要改革學測制度,將其考試時間延延長至五、六月,並讓學生適性發展─自然組學生不用考社會 科,反之亦然。否則,學測僅考高一高二範圍,高中生們透過申請的方式被錄取後,幾乎遊山玩水,不管高三的進度了,對日後大學的銜接是一大硬傷。同時,據台 大教務處註冊組轉述,竟有百餘名學生在註冊完就旋即辦理休學,甚至整團轉進補習班拚重考。不禁令人納悶,台灣的高等教育端究竟是出了什麼問題?

讓學測延後到五、六月,「強迫」學生讀高三內容,表面上是番好意,但如此一來,離七月指考也只差一、兩個月,兩者考期過於緊逼,若申請入學和繁星入 學的政策還延續的話,時間上看來不太可行,更會讓高三生疲於奔命,無所適從。單純調動考試日期,可能落得治標不治本的後果,或許該從其他層面下手才是。

台灣的整體教育系統,乍看跟美國較相近,但在大學入試和大學教育,卻大相逕庭。一般來說,美國的大學申請分兩階段,一個是在十一月初截止的提早申請 (Early Decision/Early Action),其結果於十二月中旬放榜;另一個則是在十二月底、一月初截止的正常申請(Regular Decision),其結果於三月底發布。大家可能好奇,美國高中生若透過提早申請,順利被錄取後,那其後不也是有大半年的時間打混?這樣的質疑,算對但 也不太對。

確實,「偷懶高三生」(Senioritis)的現象常在同儕間被揶揄。不過,大學會要求這群被提早錄取的學生們,最終的學期成績不得低於某項標 準,意即若「偷懶」到太離譜,大學可是有權撤銷錄取。設下類似「防護機制」,稍具威嚇作用,是台灣的大學可針對持學測申請管道錄取的學生們,所採取的措 施。

另外,眼見大一新生們程度低落,台灣教授憂心忡忡,認為學測考試範圍「寵壞」了他們。除了延長學測考試日期、增加高三考試範圍外,台灣不妨效法美 國,在高中時期就開設大學先修課程,開放學生選修。在美國,大學先修課程 (Advanced Placement) 甚是普遍,高中生若有上這些課,一方面成績可加權,二方面在申請時能展現學習強度,三方面上大學後有機會來抵免學分。因此即便是被提早錄取的學生,當中或 有相當程度的人已修過大一同等課程。增加高中課程的多元性,提升深度與廣度,並讓大學端也參與其中,結構性強化高中生的實力,是台灣可努力的方向。

另外,大學有越來越多人休學、轉系,乃至重考,越來越常態化。期間反映的其實是,台灣高中生在考試掛帥和大學體制僵化下,無法探索興趣的悲歌。單舉筆者朋友的例子了,當初他靠指考分發,錄取了某所「四大」的資工系,令人稱羨,但進了後才發現或許他錯了─寫程式、解coding,對他來說甚是棘手,然後死板的課程規劃,一堆毫無意義的選修,又讓他對學習失去熱忱,只能這樣持續死撐。相信這非個案,很多台灣學生聽到後大概頗有共鳴。

來看看美國,他們的大學教育又是怎麼回事?美國高等教育,各校所實施的方針,雖差異性很大,但普遍來說,在選課上都會讓學生有一定自由;部分學校甚 至賦予學生「完整」的選課自由,所謂的開放式教綱 (Open Curriculum)。在開放式教綱下,大一大二是不分系、不分學院,沒有硬性必修課程設置,學生都是按照志向選課,甚至有的學校會在開學前兩週,允許 學生四處旁聽,去找出感興趣的課程,一種shopping的概念。

因此,開放式教綱的實施,雙主修的人不在話下,甚至有學生還可「自創」主修。所以你會常發現,一個讀工程的人,他的課表裡可能還有戲劇表演、中古歷 史、國際政治等等其他學科的廣泛存在;當然,你也有可能在他的課表裡,看到全部都是高等級的數理課─前者培養出的,是個很有人文關懷的工程師,而後者也可 產出專業性極高的工程師。如此方針下,不僅能讓學生真正適性發展,更能孕育多元人才。「與其給他魚吃,不如給他釣竿教他釣魚」正是其核心意涵。

當然,台灣的教育體質,不該拿來與美國類比,美國有的本錢,台灣未必同樣具備。給學生多些彈性空間、教授充實課堂教學、學校端組織更完善的輔導機制,不是太困難就能辦到的事,可先著手,但綜觀整個體制面,台灣的大學教育要大幅改造,還是條漫漫之路。*,美國布朗大學Brown University學生。本文原刊《想想論壇》,授權轉載。(原標題為:看看美國,省思台灣的教育。)

--------------------------------------------------------------------------------------------

MM : BB這一屆2015年升高一的孩子真可憐,從國小升國中開始教育政策、入學制度一改再改,學者一吵再吵,美國或許很多教育政策很好,但是適合我們嗎,理論說得再好,沒有教育人才去落實,完全是打高空的理想,公立學校老師對於啟發、誘導孩子有思考力這部分,普遍素質比私校老師差,老師的積極度更不用說,公立學校的孩子習慣單向接受,根本不敢表達想法,長期下來結果變成無法像美國孩子那麼勇於表達和善於述自己的想法,老師思考力薄弱、照本宣科,造成孩子從小學開始也被填鴨,老師手上的教材內容是什麼就教那些,好一點的會自己整理深入、廣泛、有趣些補充內容,老師眼中所謂的好學生,就是教什麼學什麼、說什麼做什麼,考試成績優異就是好學生的標準。

老師課程規劃基本上是自說自話,不會將每個孩子都要有提問和發表列在教學的重要項目,更不會鼓勵孩子多提問,提問的孩子也不會受到激勵或成為大家的優良典範,從我們這一代一直到現在,老師都一樣,會問同學有沒有問題,這樣問的意思是,懂不懂老師現在教的,而不是對於老師現在教的有沒有想法要發表,或有沒有其他不同的觀點和大家分享。

很理想化的多元教材只是變成多元性的填鴨,老師上課時根本只能教完,說是多元,但就我們家長看起來,根本是亂源,孩子拿到一堆課本外加補充教材,最後再寫一張又一張的多元學習單,每學期結束時的多元學習單疊起來比研究所的畢業論文還厚,老師上課時根本沒有讓孩子深入探討和思考每個單元主題,沒有空間讓孩子發表想法,都是用寫來驗收成果,我們學英文,會分成聽、說、讀、寫4項,但是我們學習多元的各科只有聽、讀、寫,哪一科有"說"的機會,孩子不說出來,請問哪位老師知道孩子在想什麼,有沒有被多元的教材啟發到,光靠學習單那幾行抄一抄教材就可以拿高分的內容,對孩子思考力幫助非常有限,對表達力完全是一種扼殺。

我們孩子的獨立思考力和美國差多了,我們為了升學考被老師教的很會背書、很會解題,國小到高中都是如此被填鴨突然從高中升大學就要孩子知道自己在追求的是什麼嗎,也難怪孩子考上大學才發現好像不是自己想要的,想想美國,看看我們自己,學表象只是不斷殘害幼苗而已,讓孩子有思考力盡早找到自己的目標,才是握有實力的門票

李嘉誠說文憑不過是一張車票,碩士是高鐵,大學是自強號,專科是普通車,高中是站票。到站後,都下車找工作,才發現老闆並不太關心你是怎麼來的,只關心你會做什麼,這個比喻或許有點誇張,但是對於台灣目前教育體制下,很多濫竽充數的大學畢業生,許多大學玩4年的人,拿到大學文憑不等於拿到高等實力的現象來說,還滿恰當的。

 

創作者介紹

Miss Rêve

Miss Rê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