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常被視為無用的「哲學」,在法國卻是大學會考的必要科目,每年命題更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從法國高中哲學教育,我們重新省思,教育的目的為了取得社會的入場券,還是一種完備自我的途徑?

每年六月法國在升大學的高中會考期間,各大報總有個重頭戲,就是預測當年哲學題目是什麼?網路上甚至有許多付費網站和社群,告訴學子如何寫哲學申論題。就像所有考試一樣,這段時間學子們處在高度壓力之下。

思想洗禮,一代復一代

這些考題依學科性質分文學、科學、經濟與社會、專業技術四組,每組有三題,其中兩題申論,一題是文本解釋。法國各個報章雜誌、電視廣播往往大張旗鼓地請來學者、教師,激情而理性地評論考題或提供解題服務,在社會上掀起一連串討論。

這些題目沒有一定標準答案,除比寫作技巧和理性論證之外,就是競爭年輕心靈的深刻程度。這段期間,哲學家的幽靈不斷出沒在報章雜誌上,被引用也被批判。這時刻,不僅是對法國青年學子的思想考驗,也刺激著成年人公民意識,去反思、質疑當下處境,企圖尋找存在的最佳出口與可能性。

法國青少年時期都必須參加這個哲學會考,在他們年輕歲月中,同樣也不停地穿梭在哲思的時光隧道中。年復一年,新世代的學子們就這樣閱讀著前輩哲學家文本,一起進行思想試煉。

雙向教學,回應真實社會

這麼多哲學家,並非是要學生熟悉每個人的著作。法國哲學教育重視「基礎」,希望學生可以對哲學基礎──文化與理性思考──有所認識,因此首重「個人思考」,老師學生雙向討論,老師教學時只是根據上述「觀念及作者」課綱。教材「一綱多本」,在哲學課上,教師們有選擇讀本自由,從擬定的作者名單中挑選出來。

在教學過程中,教師要避免歷史式陳述任何學說或簡化介紹哲學概念,也不能主觀傳授知識,而是要引導學生探索,認識歷史上偉大哲學家的提問,由此客觀地架構出對哲學的認識。

最重要的是,教師必須幫助學生掌握個人思考、提高表達的組織能力。因此哲學教師上課時,必須將教學內容內化、 並拿自身的思考來舉例,讓學生藉由思考與行動去「回應」生活、人群、社會所發生的一切。許多法國哲學家也是從高中教學過程,成為「介入」的哲學 家。如此一來,高中「哲學」就不會始於「高深」,而是始於概念澄清,在進行推論後落實於寫作中。

法國許多「哲學咖啡館」會排一個時段,由哲學家和一般公民一起討論價值問題;大學方面,最著名是法國哲學家歐斐 (Michel Onfray)每年暑假固定在巴黎西邊 Caen 大學中講授給一般人聽的哲學課程;廣電媒體,則有法國文化廣播電台(France Culture)周一到周五每天一小時、法國文化台(Arte)每周日半小時哲學節目。甚至,法國老師還將哲學帶入三至四歲的托兒所中,讓小朋友在牙牙學語階段,試著去表達他們的想法。

法國教育高終生,注重培養學生的思考能力。 2006-2013 年法國大學聯考作文題,我們也隨手找了幾道近幾年中國政治高考的題目,將一道考題從整張卷子、學科建設和考試評分體系中單獨抽出來,不知道法國的公共知識份子們看到後是否會感歎中國高中生不可戰勝。 以上資料來源請點我

--------------------------------------------------------------------

台灣從小學到高中,學校教育最弱的地方就是獨立思考、表達組織力是,不斷填鴨,聰明的孩子都被教得很會背書,很困難有深度思考能力,因為唯有會背書才有好成績,將來才能考上好大學,我自己就是台灣填鴨式教育體制下老師眼中的好學生,現在的我卻認為是學校教育的失敗品,當時,老師教什麼我就背什麼,高中時期為了聯考,可以把歷史、地理、三民主義整本課本背下來,除了應付考試,完全沒有獨立思考力,大學也是,說什麼做什麼,拿高分就對了,一路被稱為好學生就是如此吧。

一直到進入外商廣告公司教育訓練後,才知道,原來思考是這樣啊,進入超理性的科技公司後,每個月像在寫論文一樣的報告,才知道,光會思考是不夠的,要有深度才能解決企業面臨的問題....。

自己從入社會才開始真正學習的人生歷程,給我很好的警惕,所以在BB學齡前還很小的時候開始,生活中有機會讓孩子思考時,我們不直接給他答案,而給他已經過濾過的選擇,讓他可以思考自己的選擇結果會是如何,如果不選A而選B結果是不是會更好,到現在高一的BB,我們已經不再用選擇的方式,而是問他認為如何,想清楚了嗎,孩子有思考能力,一生才會受用。

現在孩子聰明程度都差不多,填鴨式教育下的學校成績,只能看到孩子目前是不是願意照著老師教的讀書,學校教育就是如此,抱怨對孩子沒有任何幫助,成績是一時,人生數十年,思考力才是未來關鍵,這也是為人父母要填補學校教育不足的地方。

 

 

創作者介紹

Miss Rêve

Miss Rê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